来的路,走的路

2018 年的夏天,西安市雁塔区翠华路 115 号。

我接过那个厚重的红色 EMS 文件袋,在登记表的第一行写上录取学校并签上我的名字。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我的中学时代已经结束了,我已经站在了人生的新起点上。

再见,师大附中,我的母校。

我叫徐泽凡,曾是一名普通高中生。

尽管我在这里学习生活了三年,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再次踏入这片校园,面对熟悉或是不熟悉的老师和同学,心中不免泛起一阵涟漪。穿着早已习惯的校服,期待中的高中新生话就开始了。

适应

与初中完全不同的课程进度、与初中完全不同的讲课风格、与初中完全不同的老师态度,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总能早早写完作业的我怎么可能死活做不完作业?初中物理常常满分的我怎么可能刚刚及格?按部就班的我怎么可能被老师天天叫去面谈?莫名其妙!太莫名其妙了!我躲在夜里,躲在别人注意不到的暗处,止不住地哭,宣泄着自己的愤怒与无助。

“只能变得更强,别无他法。”这样的变化,大约是一级台阶,当我们登上它,便能看到新的世界。

访学

16 年的寒假,我参加了一次去澳大利亚的交流访学项目,在异国他乡过了一次春节。这是相当愉快的两周,头一次知道人家的中学是这样的,人家的生话是那样的。走出国门,才知道有这样的一片世界。除此之外,这一次集体活动也让我与学校同学和老师间的关系更加密切,了解到了平时在学校里看不到的另一面。学习之外的交流活动有着一种独特的魅力,让人欲罢不能。

《梧桐树下》、“Fair is the night”和《威尼斯商人》

高一与高二,两次英语风采大赛,两次汉语风采大赛,我都有参加,尽管基本上是幕后角色。当我看到主演们在台上尽情的表演,带给观众们震撼的时候,我的心情十分舒畅。无论是大柳树下对演技执着地推敲,还是对口琴与钢琴和音的琢磨;无论是青春美好却又忧伤的恋情,还是为信念踏上桌子的坚定。所有为表演付出努力的同学都属于一个团队,我们是同学,更是朋友、家人。这些无不感染着我、影响着我,这方舞台上也有我的一份功劳。

错误的时间与错误的事

早在初中二年级,一部《一纸一世界》的公益广告,让我们的剧组夺得了全校第二名。正因为如此,我从很早开始就对高二的DV大赛充满了期望。那时正值我竞赛停课训练的时候,我认为我有足够的时间带领大家排出一部优秀的短片。然而,我想错了。我们没有绝妙的创意,写不出精彩的剧本,我们的导演不会画分镜,我们的演员一到镜头前就紧张,我们找不到帮忙的同学。这本该是我努力为省选冲刺的时候,这部微电影如同黑洞一般吸走了我大量的精力。尽管如此,这部饱含着我期望的短片惨不忍睹,只拿到了一个让人难堪的优秀奖。

我叫徐泽凡,曾是一名 OIer。

开端

我从小对计算机感兴趣,小学时学习过机器人的设计,参加过机器人比赛。在高中的第一次年级大会上,我第一次听说了信息学竞赛,我从没想过这会改变我整个高中的命运。那时,我买了一本叫做《啊哈 C》的入门书,第一次接触到真正的编程。在所剩不多的暑假,我踏入了 C 语言的大门,开始被美妙的代码迷住。

然而,我们学校的信息学竞赛水平不尽如人意,数位老师劝说我学习其他科目竞赛。毕竟,竞赛是与功利挂钩的,信息竞赛完全没有什么耀眼的成绩能够与化学、生物竞赛相比。我动摇了,我不再去机房,转而去听化学竞赛。那是个痛苦的下午,听不懂的知识、看不懂的课件和几个积极发言的同学,让我倍受打击。在回家路上,我想不通我为什么不能走自己的路,回家之后我在妈妈的询问下彻底崩溃了。我还是想学信息竞赛!我回到了机房,回到了我熟悉的代码前,回到了属于我的道路。

很快,10月份轻松通过初赛,11月份参加复赛。在参加复赛之前,我和一位前辈(奔驰学长)一起去某所中学(铁一中)参加模拟比赛。这所中学的竞赛机房让我印象深刻,破烂的桌子、过时的电脑、吵闹的地板,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然而模拟比赛的难度是爆表的,我这样的蒟蒻自然不可能排名靠前。然而,正式比赛的题目大概和蔼许多,对算法毫无概念的我竟然水到了220分。我至今忘不了拿到二等奖的那种兴奋,尽管我还是很菜,尽管我在弱省。

发展

高一的寒假被访学的行程挤占的满满当当,错过了一次省外培训的机会。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走,还在算法的大门前徘徊。春天的时候,我参加了省集训队的培训。我并不知道这个班都是其他学校已经停课为省选做准备的前辈,第一节课的难度便让我无所适从。从没有听过的东西涌入我的视线,作业题一点思路都没有,完全听不懂的我便开始心不在焉,不再好好听课。尽管还有一个为新手设计的班级,或许是为了逞强,我并没有换班,继续在这个我不属于的班里浑浑噩噩。第一次的胜选果然以完败告终,面对试题我甚至连挣扎的能力都没有,比赛最后的一小时大约是在发呆终度过的。

初夏的时候,我去北京八十中学参加了Apio,那是让人羡慕的校园。全国性质的比赛让我头一次睁开了眼睛,知道了我要努力的方向。那次北京之行,我观看了一所著名的高校的智能体比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我在那次比赛中完全失败了,5个小时的时间,我爆零了,一分都没有拿到。这一击,大约让我更清楚的看到自己是怎样的水平吧。

夏末,我与同学前往杭州参加了一次培训。那7天的时光是欢乐的,每天愉快地学习新算法,学习新的数据结构,切掉新的题目。7天的时光让我受益匪浅,知识很难说学到了多少,但至少的对知识体系有了系统的了解。

高潮

高二是我们竞赛的主场,也是我们想要进入全国比赛最后的机会了。在省级联赛之前,我申请了一周的停课,通过反复的训练提升自己。但竞赛题目似乎与我的想象有些出入,我没能发挥出自己最佳的水平,在简单的题目上也有失误。值得庆幸的是,是一等奖,尽管排名不靠前,尽管分数不够高。但在排名表上,我留意到第一名是一位高一的同学,比我整整高了300分。

那个寒假,我先参加了济南的一个培训班,然后参加了在浙江绍兴的全国冬令营。冬令营是个交朋友的好地方,我见到了那位传奇同学,十分佩服。在那次比赛,我拿到了一个三等奖,是陕西省的第二名。绍兴一中的校园很美,让人流连忘返。那时的我想,如果夏天还能来到这里就好了。

省选前,我停了一个月的课。但只有我一个人停了课。机房常常有其他年级上计算机课,我自己也心神不定。考试前的最后一周,老师帮我借了一套某所中学的校服,去到了那个破破烂烂的机房与他们的选手一起练习。

结局

省选最终还是挂了。毕竟我还是蒟蒻,毕竟我不会的东西还是太多了。机会错过就真的不会再来了,我不可能在夏天再去那个令人羡慕的学校了。沮丧、不甘、五味杂陈。我曾希望创造历史,证明我的道路没有错,但我最终是失败了。在又去Apio划水之后,我回到了我的教室。

我叫徐泽凡,曾是一名高考考生。

刚刚进入高中时有些许的不适应,但成绩一直是优秀的。但在高二,信息竞赛耗去我大量的精力,成绩也不可避免地下滑了。高三前又要分班了,文化课拉下的我完全没有优势。我一无所有,无论是竞赛还是成绩,情理之中地被分到实验B班。我不甘心,我太不甘心了!但有一条规则,连续三次靠近年级前30便能调进A班。

高三的课业是繁重的,当老师带着我们分析理综试卷的结构时,人人变得紧张了起来。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做完这么多这么难的题?没人相信。在这样的气氛下,一模理综的前一天晚上,我头一次失眠了。

一模果然还是考出了不错的成绩,二模也不错,都进到了年级的前三十名。正当我觉得回到A班已经胜利在望的时候,三模我的名次划到了100名以外。晴天霹雳!本以为是大问题的语文和理综表现很好,自信满满的数学一落千丈,英语也惨不忍睹。英语是单词的问题,数学却实在找不出什么问题。大约数学是发挥失常了吧。

从两百天的时候,我开始反复地背高考3500词。第一遍过的时候,我并不相信我在一个月之内能够背完这本厚厚的单词书。不尝试不可能知道自己的潜能,第一遍甚至不到一个月就完成了。我一遍一遍的被,妈妈帮我一遍一遍地听写。尽管很无聊,尽管很恼人,但最终还是坚持下来了。

数次模考,数学依旧丝毫没有起色。我尝试与老师交谈,找同学讨论,似乎都解决不了问题。在距离高考100天的时候,不得已我报了一个数学的小班,开始跟着老师一套一套的做高考题。同时,我也开始在每天晚自习结束后自己找到我缺陷的部分的题目自己练习。强力的训练下,数学成绩慢慢地提升上来了。做的题越多,越会发现题目中的美,才逐渐体会到这中间的乐趣。

课堂上,课堂后,总是疯狂的限时训练。15分钟完成选择,8分钟完成大题,30分钟做完生物……一个个看似不可能的事情最终都成功了,理综卷子慢慢也能做完了。每次做完理综,合上笔帽,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

高考的两天,天公作美,天气阴凉,比英语听力试音的时候要舒适许多。高考前夜,我并没有想想象中失眠。第二天轻轻松松地走进考场。“已经练过那么多遍了,就是去见老朋友呢”。

成绩公布的那一天中午,我早早地坐在电脑面前,等待着那一时刻的到来。期盼已久的窗口终于打开了,686分,213名。我笑了,放松地笑了。这是我的努力,是我努力的证明,尽管与梦想还差那么一点点。

2018 年的秋天,北京市石景山区玉泉路19号(甲)。

站在大学的门口,感慨颇多。高中三年一晃就过去了,大学四年大约也会是这样。

为了成为特别的人,我来到了这里,这四年注定不会轻松。新的生活在等我经历,新的挑战在等我战胜。

你好,国科大,我的大学。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本文链接:https://blog.ceba.tech/2018/09/the-way-to-go/